DPP_0056

母親照亮全家,燒得自己渾身通透、肉身疲乏後,仍以關愛的眼波注視著子女。

而子女們在逐漸茁壯後,回過身來反哺,這是世界上最溫馨的事情。

紅花奶奶就是一例,晚年她在照服員與家人愛的包圍下,享受歲月靜好的悠閒時光。

 

文│郭依瑄  攝影│何坤益

 

八十七歲的廖林紅花女士,是位穿戴整齊有禮的奶奶,對於別人的問候總是朝氣回應。

問她:「誰幫你打扮得這麼美麗?」她就像含羞草被觸碰到一樣,

微低頭摸著身上的衣服說:「這攏我女兒買給我的。」

笑容從臉上暈開,你隨即意會到,這是位被愛環繞的奶奶。

 

紅花奶奶腳上的鞋子佈滿閃閃的亮片,很難想像她的童年時期連一雙草鞋都沒得穿。

時光回到民國二十年,時值日治時期,

當時的台灣人習慣飢餓,頭頂著日本警察的高壓統治,

在這個清苦的年代、重男輕女的社會氛圍下,多桑與卡桑的教育,

讓紅花深知女性未出嫁前應該以父母為重,出嫁後則以夫為天,

「犧牲」成了當代女性的普遍課題。

 

紅花的成長時期過得十分艱辛。而後以一面之緣,嫁給了丈夫,冠了夫姓「廖」。

雖然日子並無改善,依舊過著缺糧欠暖的日子,

但身邊有了溫厚體貼的丈夫相伴,紅花不再是一個人。

每日兩人凌晨就起床,牽著彼此的手,涉過冰涼河水,到田裡做工,

紅花奶奶憶起當時情景,頻頻揮手搖頭表示:「以前的人真的好命苦哇!」

DPP_0106

但卻發現了紅花奶奶嘴邊微有笑意,一問之下,

才知道雖然清苦,可是夫妻兩人有聊不完的事、說不完的話,

直到孩子大了,也還是一樣的相親相愛,結縭數十載,連一次大聲爭執都沒有。

寬心園日照中心的許育嫺老師偷偷說:「每天回去,他老公都會煮好飯等她回去捏,每天來這裡就像來充電,回家都吃得比較多。」

 

談起女兒,紅花奶奶的笑容開的愈加茂盛,再度摸摸自己的衣服,

表示以前孩子們的學費都是她努力標會籌來的。

紅花奶奶在重男輕女的氛圍下長大,卻意外地對自己的女兒十分愛護與尊重,

送她出國念書、總是支持她的每一個決定等等。

 

現在,兒孫都長大了,大家回過身來孝順紅花奶奶,

遠在台北的女兒每晚都與紅花奶奶通電話、

時常寄許多漂亮衣服給母親,只要一有空就會回鄉下看紅花奶奶。

 

總是溫厚,與人為善的紅花奶奶已經在雲林的日照中心待了好幾個月,

有輕微失智的她與這裡的夥伴們相處十分融洽,她最愛跟許育嫺老師聊天。

採訪當天,她們親親暱暱,歡笑就像路邊的花朵,信手一摘隨即聞到芬芳。

紅花奶奶雖然不識字,僅憑著記憶力,背起20多首歌曲,

常與其他爺爺奶奶們拍手唱歌,日子過的好開心。

在這穩定的照護環境裡,沒有不耐煩的指責,只有溫柔的關懷,

讓紅花奶奶暫忘身體上的病痛,開心的度過每一天。

 

命運雖無情地在她年輕時給予苦難,卻也溫柔地在年老時給予她天倫之樂。

她在晚年,偕老公的手、被子女的愛環抱。

此時望向遠方的紅花奶奶,她的心是感激的、快樂的。

DPP_0017.jpg

資料來源:《伊甸園月刊》370 期 2017.12月號

 

全站熱搜

伊甸園季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